「早上八點從美國飛回台灣的飛機,到台灣是幾點」

 

我問了兩個人,昨晚問的問題,莎莎回說是早上吧。捷克回答要11個小時的旅程。

其實答案可能都不對,正確的大概要等那個飛行的人兒自己告知吧

因為我忘記問他是否是直飛還是轉機,我忘記換算時間,因為昨天的清晨六點,是他的上午11點。

 

他總說我過的生活太平淡,一個禮拜的兩三天,他總是一下子要去露營、一下子去野餐、一下子去滑雪、一下子去旅行

剛開始的時候他總是鼓勵我多出去走走,軟硬兼施,可惜我無動於衷,最後他放棄了。

只有偶而聽到我要出門,他會高興的舉手投足的跳起舞來。

 

他說,喜歡我的失控,說偶爾心情起伏不定可以調劑身心,卻忘記,那個每次當我激動的時候,叫我chill的人,那個每次當我很生氣的時候,又叫我calm的人

離開的前12個小時,他就像興奮要出遊的小孩子,不睡覺的在房間晃,一下子拉著我說說話,一下子又四處看看,望著那個空空如也的行李箱,他硬是想著要拖到最後一秒再去收拾

他說,喜歡我笨笨的,很喜歡把我惹到不理他的時候,再撒嬌請求原諒。

他說了很多事。可是我不想全部寫下,留些甚麼,下回再寫

-----
創作者介紹

Shalalalala

Tif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